溯于兮

溯于天光,暮舞长绫

【叶蓝】叶修说他什么都不知道

深度ooc
神智不清的产物
这是六月 @淡笺素语 小可爱点梗的叶蓝师徒年下(伪×
(反正我看不出是师徒年下
我写文好迷啊是不是要被开除粉籍了
这是六月的点梗然而我八月才写完我是废了没错
有一丢丢黄喻,就不打tag了
小可爱别嫌弃啊QAQ
——————————————————————————

缘起

许博远捡到叶修的时候,恰是他十七岁的生辰那天。
那时他已经是蓝溪阁长老之一,路过江南临安时被告知出现渡劫云,而后知晓渡劫之人被围杀。
赶到时只看见血流成河,渡劫云还没散去,方圆十里地上全是尸体,一个小小的幼童浑身是血缩在死人堆里,眸色空洞地抱着一把做工精致的伞,却不撑开,任雨水顺着发丝流下,又被他身上的鲜血染成红色。
他走到幼童面前,撑着湖蓝色的伞伸出手,用同样是湖蓝颜色的眸子注视着幼童,微笑着问。
“你叫什么?愿意跟我走吗?这里发生了什么?”
幼童似乎忍不住抽泣了一下,却伸出手握住他的手,用沙哑着声音压抑情绪镇定道,“我叫叶修,带我走。”
叶修似乎情绪很低落,抱着的那把伞不肯撑开,许博远也不忍心让他一路淋回去,倾了自己的伞给他遮雨,只是自己也被淋了半边身子。
雨滴打在伞上的声音清晰可辨,叶修忽而开口。
“他们觊觎沐秋的作品……所以要抢。”
“但是沐秋太强了,所以他们趁沐秋渡劫……”
他又沉默下去,许博远没有出声询问,耐心地等叶修平复心情。
“我是被沐秋收留的,沐秋的作品有三件,一件是吞日,是他最新的作品,是他准备送给他妹妹的生日礼物。
另一件就是我手上的伞,它叫千机,这是他原本准备自己使用的武器。
还有一件已经被抢走了,是……”
他似乎察觉到自己的失言,抿着嘴不再说话。

时光

回到蓝溪阁后,执剑长老黄少天听说他带回来一个叫叶修的孩子,拖着掌门喻文州一定要来看看。
“叶修?怎么跟叶秋的名字那么像?还是苏沐秋收留的?这该不会是叶秋和苏沐秋的私生……”
然后执剑长老被微笑到嘴角有些抽搐的掌门捂住了嘴。
“少天我们该回去了。”
“对了小许,你准备给他什么身份?”
叶修拉了拉许博远的衣袖,一声“师尊”脱口而出,而后又缩回许博远身后。
喻文州无奈一笑。
转眼十年,如同一晃眼,叶修也从幼童长成比许博远略高的懒散少年。
这些年“师尊”倒很少叫,叫的最多的还是没大没小的“小许”,武技也是自创一流派。
那也没办法,喻文州说过,叶修不属于蓝溪阁,过去不属于,现在不属于,未来也不会。
留下他是因为这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故人之子,具体是哪位故人,二人也没细说。
叶修十年间已经无数次吐槽过黄少天,但有喻文州不着痕迹地护着,而许博远又视那个话痨为目标,他也讨不了好。
倒是许博远崇拜的对象让他忍不住出声问道。
“他有什么好的,你们还不是至今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许博远瞥了他一眼,叹口气,恨铁不成钢地敲了敲叶修的脑袋。
“你不懂,他是修真界传奇,二十年前十七岁的他就是渡劫期了,一把战矛却邪可破天,听说十年前和他挚友被人偷袭,后来就没了他的音讯。”
叶修抱胸倚着树,笑着看他,如三月春风,吹开湖面泛起涟漪。
怎能不懂,那年他失去了唯一的挚友,失去了陪着他十年的却邪,失去了天真无邪的沐橙。
渡劫前沐橙还是个不谙人事的少女,心无旁骛地修炼,但沐秋的死让她彻底看清了人心,有如脱胎换骨,依旧眉眼弯弯,没有一丝柔弱的痕迹,只是当年追杀过他们二人的门派全部被屠门血洗。
这十年间消失一些人,不是容易的很吗?
“叶修,你不懂。”
许博远像在强调什么,微微仰头看着树上的叶修,眼神复杂。

知晓

“呦,小许,文州有事叫我告诉你呢。”
许博远抬头,看见枝叶茂盛的苍天大树上,叶修倚坐在枝干上,星星点点的碎光落在他身上,晕出有些耀眼的少年。
许博远看到这样的他似乎怔了,随后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踉跄着退后两步,眸中满是惊慌。
叶修被他的模样惊了一下,翻身跳下树,一把拉过他。
“小许?!”
许博远也不应他,后退两步,视线失去聚焦,他看着叶修,又像透过叶修看见了谁。
“师尊!”
许博远回过神,眸光黯淡。
“我没事,掌门要你告诉我什么?”
叶修怀疑地打量他,确认他情绪平静后收回视线,继续吊儿郎当。
“他叫你去一趟临安。”
“临安?”
“那里发生了灭门惨案,话痨最近被他押着专心修炼,所以叫你去调查一下。”
调查灭门惨案?叶修无奈,说是调查不如说是去替苏沐橙解决后患,灭门肯定得到某些故人的默许和支持。
比如蓝溪阁。
“叶秋,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是你应该知道,小许是很聪明的。”
在去临安前,喻文州叫住叶修。
“我知道,我会小心不让他看出来的。”
黄少天撇了撇嘴,张嘴想说些什么,却被喻文州看了一眼,莫名心虚,索性闭紧了嘴。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接近他,你明明可以在他带你回蓝溪阁后离开他的。”
“因为一见钟情?”
叶修挑眉道,喻文州深深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挫败。
“前辈,你想清楚了,你是真的喜欢他吗?”
你是真的喜欢他吗?
还是当初图一时安逸,而后在十年间习惯了他的存在?
临安一行带回了一个乖巧少女苏沐橙,之后叶修拎着苏沐橙去向喻文州辞行,感谢蓝溪阁这些年的收留,神色诚恳,看得黄少天直翻白眼。
“小许知道吗?”
喻文州下笔的动作顿了顿,过多的墨水顿时污了笔下的画,一旁的黄少天不满地看着叶修。
“他不知道,我等下跟他说。”
“叶修你向我们辞行干什么?!以前也没见你怎么尊敬我们蓝溪阁掌门和执剑长老!”
喻文州眼皮跳了跳,扯住黄少天撸袖子的手。
“你不准备告诉他你是谁么?”
“不了,他最好不要知道我是谁,如果再一次渡劫失败……”
十年前渡劫的人其实不止苏沐秋,还有叶修。
只是那时他们二人被围剿,渡劫失败,苏沐秋一人抗下两个人的天谴,叶修只被轻度反噬成幼童,苏沐秋却是在天谴下尸骨无存。
这一次如果渡劫失败,作为漏洞瞒了天道十年的他肯定下场会比苏沐秋更凄惨。

缘灭

“我要走了。”
在蓝溪阁前山,那是叶修最后一次碰到许博远。
“不能留下么……叶秋?”
许博远像被抽干了所有力气,脸色惨白,无力地动了动冰冷的指尖,挤出一个似乎要哭出来的笑,和当年伸手将叶修从死人堆里拉出来时的微笑重合。
“你一直都知道我是谁?”
叶修眸色微惊,下意识握紧千机,却依旧调侃道。
“那你为何那时还带我走?”
许博远似乎低低地笑了,又像没有,眉眼一如既往地温暖。
“叶修,你不懂……”
叶修不再言语,收回目光,转身一步一步向蓝溪阁山门走去,苏沐橙很乖地跟着他离开,最后忽然回头。
她看见许博远像是放弃了一样,垂着双手微低着头,风吹起发丝,轻轻摩挲他的脸颊。
衣袖翻飞间,他听到叶修的脚步声越行越远,轻轻出声,话语却被风一吹而散。

终局

扎着高马尾的女童睁开湖蓝色的双眸,睫羽有如蝶翼,一颤一颤。
“他说了什么?”
苏沐橙笑了,只是揉了揉女童的头,道。
“我没听到,去玩吧。”
女童湖蓝色的眸中充满疑惑,暮光照入她的眼眸,将她的眸子晕上一层金色,氤氲开过往。
女童摩挲衣角,而后一笑倾城,弯起的眉眼像极了当年的苏沐橙,明眸皓齿,娇俏动人。
“叶修,你不懂。”
一旁的叶修听着女童一板一眼地学着他的话,嗓音稚嫩,却腔调熟悉,不禁恍惚。
“是啊,我不懂。”





——“叶修,你不懂……如果我再早出生十年,这尘世中,我才配与你相配啊……”
——“叶秋。”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