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于兮

溯于天光,暮色长绫

【唐亚】海水

唐晓翼忽而记起一种无法形容的温柔。

带着清风从鼻尖掠过。

让人恨不得至此沉溺,不得救赎。

那是无法用文字诉说的,被平静掩盖的冷酷。

他曾从那个人的眼里见过那片蔚蓝色的温柔,细碎而温暖。

那时他捧着熟睡的心上人苍白的脸,描绘那如同水一样既温柔又残酷的眉眼,忽而那人长长的眼睫扫过他的指尖,令他一眼望进那人带着笑的双眸。

然后无法自恃,恶劣地笑着轻戳那人的脸颊,感受指尖触及那人白皙肌肤。

之后呢……?

啊……不记得了。

他懒懒地想,洒在周身的光有些晃眼,波光粼粼。

他的心上人怎会温温柔柔,否则那响亮的大西洋船王的名号是如何来的。

那人有不愿他看见的阴暗面,狠戾非常,他能想像得出那人带着温雅的笑持着染血的刃一步一步走在刀尖,站在风尖浪口撕去伪装,似笑非笑地轻巧一瞥,瘦削的身影只身走在风雨飘摇的黑暗中,不容许露出一点破绽。

而后用手中的刃冷冷斩开黎明前电闪雷鸣的黑夜,轻笑着忍住不想被察觉的苦楚,留给他们最温柔的一面。

这么想想还真是会心疼到窒息呢。

他自暴自弃般想。

他还记得有一次与那人和多多他们见面,那人的身上传来隐约的血腥味。

他相信查理早已知晓却没有揭露,看着那人低着头垂着眸教人看不清他的面无表情,用仿佛带着笑的声音与他们交谈。

他忽然冷笑一声。

明明手上冤魂无数,偏要装作君子温润。

他皱了皱眉,慢慢将飘散的思绪聚拢,鼻腔疼得厉害,似乎氧气已所剩无几般。

还有眸子,很酸涩很难受。

周身的光太耀眼,折射着他不多年华里的记忆。

温暖的光打在藏银刀的刀身上,恍惚着他的双眼。

他似乎在刀身上看到了一个人。

那人嘴角勾起的凉薄弧度,眼中盈着的薄情笑意,指尖微凉的温度,发梢还未弥散的清香,长笛声的悠扬婉转,站在甲板上的出神模样,迎面的海风和夕阳将那人的眸子印成如血般的红,他记的一清二楚。

他唯一不记得的,只是那人的名字。

他看见血色与黑暗交织,渐渐被黑暗掌控。

晚风微醺,夕阳渐沉,故人不归。

————【FIN】————

【后记】
不知道为什么,写唐亚文喜欢写后记。
这是第二次尝试写唐亚,我的第一篇唐亚文写时还很幼稚,语句生硬让人尴尬,人物ooc破大气层,有许多的毛病。
虽然这篇也是差不多,但我比之前一篇更满意一些。
因为对于亚瑟这个角色的见解可能更深一些(不排除我理解过度。
但依旧没写出我要的感觉,依旧看着很尴尬,对于人物的ooc依旧是破大气层。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有些句子或词是两重意思,比较明显的应该是倒数第二句。
以及唐晓翼现在所在何处可以结合一下反复出现的光和题目。
这么说你们大概能看出来他并不是闲来无事随便回忆了。
看不出来也没办法,毕竟我笔力不足。
就这样吧。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