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于兮

溯于天光,暮舞长绫

【黑遍全联盟】尸骨未寒

ooc预警
标题和正文没有关系系列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发出来后可能会被打
有些黑暗(不存在的,只有黑童话)
不妥之处请指出
——————————————————————————
灰蒙蒙的天空一如当年,在荣耀大陆最北反而没有严寒和冰雪,仅有淡淡的白雾弥散。
苏沐橙有些不安,危险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她呼出一口白气,把围巾向上拉了拉,看着背对着她扛着千机伞的男人,心情复杂。
“可见度很低啊。”
叶修回头,问道。
“沐橙,把吞日给我拿吧。”
苏沐橙摇头,“不了,自己的武器还是拿得了的。”
言罢,又微微踌躇,最后问道,“真的……可以么?”
叶修迟疑一瞬,肯定地点头。
“可以的。”
「传说在大陆的最北端,有一座象牙塔,高耸入云。
在象牙塔顶端,是天台,有轮回镜,可以调控时间,让已死之人复活。」
张佳乐重重合上书,笑的乐不可支,“喂,话痨,你有没有兴趣啊?我们离象牙塔也不远了。”
黄少天丝毫没听,扯过他,捂住了他的嘴,低低道,“张佳乐你顾及一下我们正在被人追杀的处境好么?”
张佳乐扒开他的手,一副没正经的样子,却在偏头躲闪时在他耳边轻声道,“四十九个,索克萨尔和一枪穿云都到了,在你左手旁五十米处大树后,四周都有人,小心些,索克萨尔正向我们走来,一枪穿云已经举枪,我们敢轻举妄动他就能让我们脑浆飞溅,你知道他的枪法是有多准。”
黄少天自然知道。
无解的枪王。
喻文州笑的一脸无辜,慢慢走向二人,在他们面前站定,扫了一眼张佳乐,微笑道。
“少天,你真的想好了,不再考虑么。”
黄少天脸色一下阴郁,持剑的手微微颤抖,却扯着笑,语速极快。
“文州你在说什么笑啊是吧我不是一早就拒绝过我不会杀他的了吗再说了我知道你跟我一样的……”
“不一样的。”喻文州打断他的话,像在哄一个不听话的孩子,语气极为温柔,甚至有些迷恋和失控。
“不一样的,少天。你不会杀了张佳乐,而我会杀了王杰希。”
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嗤笑,王杰希双手抱胸倚着树干,思考了一会,最终漫不经心道,“好啊,看看谁会先死。”
孙翔麻木地抬脚,一步,又一步。
血从他身上落下,撒了一地。
他不时咳出血,虚弱地仿佛随时可以倒地,却看到凌厉的银色再次破空而来,眼底血色一闪,提起战矛硬扛。
“周泽楷你倒是快点,我拖不住他们了……”
喻文州又道,像蛊惑人心的海妖,一字一句都誓要对方崩溃,“而且……张佳乐前辈,和我,和王杰希,是同类啊……少天。”
黄少天身体一僵,不敢置信,猎寻骤然抵上黄少天的太阳穴,张佳乐惊奇道,“话痨,你真的没看清我的真面目啊?”
喻文州紧握灭神的诅咒,与张佳乐对峙,低低地笑,“少天,他和我们是同类啊……你不会杀他,他会杀你啊。”
张佳乐冷笑,“站远些,喻文州,让周泽楷放下枪,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失手弄死他。”
周泽楷沉默地放下了枪,对王杰希摇了摇头。
张佳乐还不能死,他是这次计划的重要棋子之一。
王杰希道,“放他们走。”
喻文州似笑非笑地看着张佳乐带着黄少天潇洒离去。
“真是可笑啊少天。你宁愿相信他也不相信我。”
待到那群人从视野里消失,张佳乐终于放下了猎寻,对黄少天眨了眨眼,一副快夸我的模样。
黄少天反应过来,“所以……刚刚你在演戏?”
张佳乐撇了撇嘴,“不然呢?真像喻文州说的那样对你没有丝毫情义?”
黄少天没有说话,只是往前走,张佳乐有些慌了,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话……痨?”
“你生气了?”
看黄少天还是不理他,张佳乐无措。
“喂,话痨,别生气了?”
“谁和你说我生你气了啊?”
黄少天回过神,好笑地反问。
“啊?”张佳乐有些懵。
“那你刚才怎么不理我?”
“……想某些事情太投入啦……二乐你的智商终于被吓得成功为负值了吗,不想一想为什么他们能找到我们吗?找我们干什么?”
黄少天口气颇为嫌弃,说话时已经跑出几米之外,料定了自己踩中张佳乐雷区。
张佳乐果然炸毛,追了上去,“不准喊二乐!话痨!”
黄少天:“……”
“讲讲理,二乐,是你先喊我话痨的!”
黄少天边跑边微微勾着唇角对张佳乐喊。
“我去你大爷的黄少天!闭嘴!”
「但是啊我的恋人。」
「你知道吗。」
「在你拿着猎寻抵在我太阳穴上时,我不是没有感觉到你一闪而过的杀气。」
「那时。你是真的……」
「想杀我啊。」
「如此讽刺。」
苏沐橙此时无法分心,象牙塔没有楼梯,仅在塔的周身有零碎的台阶,有些隔得太远,必须靠着吞日到达。
叶修在帮她争取时间,脚下的台阶摇摇欲坠,若是不小心踩空或台阶承受不住裂开而掉下去,她几乎可以肯定重来一次是不可能的。
他们就要到了啊。
叶修的千机伞化为战矛,却邪已经被叶修从手中挑开,直直插入不远处的地面,而孙翔再没有招架之力。
血花飞溅。
这时一阵枪响。
破空而来的子弹中夹杂着漫天星星射线。
他们到了。
孙翔对叶修勾起唇角,阖上双眸,苏沐橙脑内一片空白。
最后一阶。
可她到不了了。
脚下的台阶被几颗星星射线击碎,她伸手,吞日虽然被改装过几乎没有重量不会使她急速坠落,但她依旧够不到天台边缘。
这时一只手拉住了她。
苏沐橙被拉上去后,惊魂未定地把吞日放下,瘫坐在地。
她来不及缓一缓,又惊喜地张开双臂抱住那只手的主人。
“云秀!”
楚云秀轻轻抚着苏沐橙的长发,半调侃半宠溺道。
“看来没有我还真不行呢,傻姑娘。”
潜伏在象牙塔周围一棵千年古树后的二人早就到了。
看着塔顶像蔚蓝大海一般颜色的轮回镜,黄少天忽然问道。
“乐乐,你是不是需要轮回镜做什么?”
张佳乐眼神都没有波动一下,猎寻依旧瞄准着远处的叶修,准备给予他致命一击。
“你看我像吗?”
黄少天沉默了一下,低低地笑了。
也是,像张佳乐这样的人,怎么会有想要挽回的东西。
他只是单纯来杀掉君莫笑罢了。
周泽楷不知何时出现在叶修身旁抱起孙翔,子弹对着叶修连发,喻文州吟唱的死亡之门却打断了他。
他笑着说。
“那么小周,我这算不算翻脸不认人?”
周泽楷没有接话,向后退,放下孙翔让他倚着古树,轻声道。
“我来晚了。”
叶修将武器化为千机伞形态,懒洋洋道。
“谢了文州。”
虽然被那些人救下了孙翔有些可惜,但一具尸骨已经没什么好争的了。
苏沐橙激动的微微颤抖,咬破指尖,在轮回镜书写下被世人遗忘的神枪的名字。
「苏,沐,秋。」
她放下手,暖橙色的光大亮,又渐渐暗淡,无数荧光勾勒出一个少年的轮廓。
清秀的眉眼,与苏沐橙九成像的容貌。
她笑着拉住楚云秀的袖子,有眼泪自眼中落下。
楚云秀无奈的用袖子帮她擦眼泪。
“你这算不算直接带我见大舅子?你哥看见我拐走了他唯一的妹妹该不会想打我吧?”
“也许哦。”
苏沐橙甜甜地笑,抱着楚云秀不撒手,对上苏沐橙的眸子,楚云秀一怔。
“谢谢楚女王出手相救,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啦。”
她暖橙色的眸子是那般温暖,只一眼,就让人不忍欺骗。
正当叶修与周泽楷战况胶着时,张佳乐开了黑枪。
直击叶修心脏处,却被闪开了。
而周泽楷下意识躲避,却看见叶修的战矛穿心而过。
叶修散漫地收回长矛,道。
“你还是太年轻了啊,小周。”
“我曾认识的神枪,你和他比起来,要再修炼几年才行。”
“但是再见了,小枪王。”
周泽楷踉跄地走到孙翔身边,摔在地上。
他大口大口喘息,与孙翔并肩,看着天空出神,直至彻底阖上双眸。
「黄泉路那么暗,有孙翔吵吵闹闹陪着自己,很好啊。」
这时黄少天持剑为二人清除了所有杀机,长呼一口气,他转身,看着张佳乐向他奔来,听着他夸张地喊着“完了完了失败了失败了话痨我们赶紧撤”,无奈地扯出笑,欲张开双臂抱住他。
几声枪响。
张佳乐眸色悲伤,看着黄少天倒下,好看的双眸映着疯狂。
那时,他离黄少天仅有一米。
却没有给他最后一个拥抱。
他不愿。
他笑,走到黄少天身边。
“话痨,我从没骗过你啊。”
“不论是我爱你。”
“亦或者我和他们是同类人。”
他赢了,也输了。
一无所有。
「“张佳乐,这个任务你一定要完成。”」
「“什么?”」
「“接近黄少天除掉他。”」
「“很简单啊,我和他不是都看叶修不顺眼嘛,一拍即合,出发寻仇,然后找个时间杀了他呗。不过杀他干什么?”」
「“他太恣意妄为,天道要抹杀他。天道的意思是,如果你没有杀他,那么你就会死去。所以这个任务……很危险。”」
「“危险?那我更要试试了。”」
可他这么一试,就把心输给了黄少天。
他垂眸,猎寻抵在心口。
他真是傻啊。
天道,怎么会允许他活下来。
「“话痨,你说这烟花会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我炸给你看。”」
「“那行啊二乐我等你实现诺言啊记得你欠我一次听见没不许赖账!”」
「“行行行,盛世烟花。”」
「“等等?!你又喊你乐爷什么乱七八糟的?!黄,话,痨?”」
「“乐乐你反应太慢了吧?”」
张佳乐温柔地勾起唇角,垂着眸子。
黄少天,这一路上你给予他的盛世烟花,真的很美啊。
叶修瞳孔微缩,轮回镜骤然破碎,伴随着苏沐橙的哭喊,他看到那个曾不顾一切要复活,自己的心上人,他淡淡的轮廓裂开,如同破碎的轮回镜,甚至没有睁开暖橙色的双眸,化为飞灰。
王杰希动的手。
叶修转头,轻道。
“你指使的?”
“喻文州!”
喻文州笑了。
“是我。”
“抱歉。”
“但你的故人已经不在了,而杰希他在等我。”
叶修能感觉到自己好像心底有什么在滋生,最后化为自己的业障。
他说。
“那你们,都给他陪葬好了。”
王杰希最后只看见喻文州的脖颈流出大片大片鲜血,狼狈不堪地躺在地上,眸子轻阖,嘴角笑意未褪,而叶修的千机伞上血迹未干,一滴一滴从矛尖滴落。
但他已无力动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中流出的鲜血在抽离他的生命力。
他面对吞日重炮,意识到为什么那群人不顾一切要让叶修和苏沐橙死的原因。
吞日如同它的名字一般,在完整形态下就像吞噬天地一般的存在。
也吞噬了王杰希。
结束了。
苏沐橙却泣不成声。
她宁愿用现在一切交换那个有些小恶劣的哥哥。
王杰希在闭上眼前对着周翔二人其实有些羡慕。
并肩长眠。
直至白骨成灰。
叶修看着天边的血色残阳渐渐回归地平线下,一动不动。
他像一个孤独的王,再找不到心爱的恶龙。
「勇士杀死了恶龙,带回了公主。」
「但帝王始终想要的,却是恶龙。」
楚云秀扬起嘴角,看着直直站立眸色怆然的叶修,抚着哭着睡去的公主的长发,低声叹气。
「她该怎么跟心爱的公主说,最开始的开始,为了除去这些几乎蔑神的存在,做了一切计划的策划者,就是她啊。」
「她才是那个真正的勇士,在危难时刻救下了公主,而杀死了为了童话必须死亡的龙。」
「天道使者,楚云秀。」

评论(8)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