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于兮

溯于天光,暮色长绫

【叶喻】青灯行

今天听青灯行突然想写
ooc预警
鬼知道我想表达什么系列

————————————————————————————
他站在河畔很久了。
他既不过彼岸,也不入黄泉。
奈何桥上的小鬼好奇地注视他,看着那微蓝双眸的长发少年。
他穿着白色的衣裳,眉目淡雅,双手捧着一盏幽绿色却很温暖的古灯,看着川流不息的黄泉上无数魂灯,最后轻叹一声,慢慢松开手中的物什,任其落在水面。
桥上的小鬼看着他离去,对孟婆咿咿呀呀,面目狰狞,宣泄不能离去的愤怒。
喻文州在不见天日的长巷里摸索,麻木地任大雪落在身上。
他勾起嘴角,轻声的话语在漫天大雪中带着一股勾魂的寒意,令人不寒而栗。
“你是来杀我的?”
他没能得到回答。
他虚弱地倚着一棵古树,恍惚间,他看见那人用一把银色的伞遮住纷飞的大雪,扶起了他。
叶修架着他,懒懒道。
“文州你可真能,作为蓝雨王牌之一还会把自己弄成这样。”
喻文州看着叶修,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随即他发狠地推开叶修,步履踉跄了一下,却依旧弯着嘴角,吐出冷冷的话语,仿佛承载千百年来刻入骨髓的寂寥,像利剑似的刺在面前人心上。
“那可不是,如果当初大名鼎鼎的君莫笑肯救索克萨尔,他又何必沦落至此。”
他仍能记得当初跌跌撞撞推开青山之中斑驳的庙门,午后温暖的阳光撒下一地光辉,照进清冷的小庙,照在那围着红色围巾的人身上。
他半倚着门,比今日还要狼狈一些,问那看着他的人。
“可否帮帮我?”
“看在你我曾为搭档的份上……”
他看着君莫笑毫不犹豫拿起手边的战矛,向他走来。
他笑的绝望,细碎的发挡住了那双如同结了冰的眸子,也夺去了温暖的光。
“抱歉,索克萨尔,你必须死。”
“仅是因为我堕魔吗……”
“抱歉。”
他无法言语,捂住被战矛刺伤而流血不止的脆弱脖颈,夺门而出,步履踉跄。
而身后的人,站在阳光下,没有追逐一步,神色悲伤。
喻文州抚上脖颈,至今那丑陋的伤疤还盘旋在那里。
他也仍记得,最初和叶修一起从冥府中杀出,路过无名的地域,大雪掩盖了无数宫阙的地方,他抱着那盏叶修送给他的幽绿色古灯,呵着气,冻得脸色发白。
而叶修解下围巾,小心地围在他脖子上,貌似漫不经心地说道。
“别冻着了,我会心疼。”
曾经的你连他受冻都会心疼,而后你却亲自在他要害处留下深深的伤痕。
彻底凉透那颗曾被你宠坏的心。
叶修收敛了笑意,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的笑无端透露出一股凉薄,仿若他接下来的动作。
他转身踉跄又决绝地离去,苍茫大雪传来他不掺温度的话语。
“那盏古灯,我找不到了。”
叶修的眸色微暗。
他曾生在冥府,杀了数不清的魔物,浑浑噩噩地活了许久,直到有一天,长发白衣少年来到他面前,问他。
“跟我一同出去么?”
他们把冥府捣了个天翻地覆,在离去前,叶修递给他那盏古灯。
他一愣,笑了起来。
喻文州怕冷,而叶修用元力注入的灯抱着极暖。
叶修不记得当时喻文州到底说了什么,时光让他的记忆模糊,而喻文州说的并不是感谢一类的话语。
他说……
“啊,第一次有人给我送礼物呢。”
喻文州记得自己那时惊喜莫名,眉宇间满满的欣喜。
叶修记得自己曾说“莫把它弄丢了。”
而喻文州的回答他无从得知。
“嗯,我不会的。”
喻文州记得自己曾答应过这一句话,而究竟是回答什么,他已茫然。
大雪隔断二人,终究正邪殊途。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