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于兮

溯于天光,暮色长绫

【第五】沙雕对话

更一更约美人还没出时,我和  @初咫 日常沙雕对话。
我忍不住要举报她,连带我自己一起举报了,这可是我第五男神之一啊,被我们说成什么样子【哭笑不得.jpg】
柔弱美人约了解一下啊(bu
另一个第五男神杰克,然而我日常玩的是红蝶小姐姐
扩列啊同好们,裘杰盲蝶园医殓摄黑白,ID暮绫兮,来找我啊(声嘶力竭.JPG)
————————————————————————————

我:感觉约瑟夫超娇小啊233

她:对啊,最像求生的监管

我:到时候会不会这样,求生从他身边跑过去,因为身形娇小加上亮度不够以为是队友,结果跑过去的时候约瑟夫给了他一刀,求生回头:……监管?!Σ( ° △ °|||)︴

她:开局撞鬼还以为是队友没毛病啊

我:而且他翻窗踹板都好快啊

她:特别是翻窗,第一个和求生者翻窗姿势几乎一样的监管

我:这个监管对路痴极不友好

她:这个游戏对路痴友好过吗???

我:emmmmmm好像没有

她:对了他走路的时候小辫子还一甩一甩的,太可爱了吧

我:所以他长的和亚瑟那么像,不老是因为他和亚瑟一样都是人鱼吗

她:剧情好像可以串一条线

我:世界观逐渐混乱emmmmmm

她:说起来他是左撇子唉,当时我们不是猜他用相机砸人吗

我:怎么砸,抡头上?砸出脑震荡?

她:好有道理,相中世界求生可以救自己吗

我:自己救自己?那是什么骚操作

她:这个技能对路痴极为残忍

我:就是我啊!到时候玩约瑟夫,“我相机摆哪了?”进了相中世界,“他们人在哪啊?!”然后就:求生者可以开启大门(╯' - ')╯︵ ┻━┻

她:过于真实,我实名举报你挂机哈哈哈

我:懵懵的,路痴约瑟夫玩家太惨了吧?!奔着盛世美颜去买,操作惨不忍睹

她:你操作好过吗?

我:……过分了啊,哦对了,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她:说

我:你说他要是被砸了或者求生气球挣脱被踹脸上了会怎么样?

她:呃……被直接砸或踹趴下起不来?

我:可以说是很爆笑了,那要是被空军那个枪打中岂不是直接蹲下捂着脸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她:你这是什么鬼才形容词啊hhh,这么沙雕的吗

我:话说如果真被开枪了,红蝶小姐姐空中转两圈,jio克挥爪子,怎么约瑟夫小哥哥这里画风就不太对,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求生者:到底你是监管还是我们是?你怎么还哭了?

她:还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怎么不哭的撕心裂肺?

我:别别别,瞬间就由美人变女鬼

她:指不定还有一个状态就是约瑟夫被开枪后来一个狂化,然后空军小姐姐:不对啊机子还没破完怎么就触发一刀斩了啊?!(ㅍ_ㅍ)

我:别了吧,这也太强了?

她:官博本来就很皮啊

我:如果真是这样,说不定官方就偷偷在某个地方削他,比如不能被砸板砸中,不然就起不来了,跟求生倒地一样???

她:娇弱美人约瑟夫?

我:我天笑死我了,娇弱美人什么的,红蝶小姐姐心情很复杂啊hhh,其实我还爱jio克来着

她:看着你红蝶战绩和杰克战绩,你再说一遍你爱他?

我:嘤

她:卡尔和约瑟夫了解一下?

我:约瑟夫受啊?!

她:吃啊!!!

我:妙啊!!!

她:其实看约瑟夫身形那么娇小,所以……

我:所以其实如果有求生者看见他就直接扑上去抱住她,让队友专心修机,然后约瑟夫动不了赛后举报求生开挂?

她:不是不是,就是三个队友架住他,然后卡尔看见了,就特冷漠地把队友撂地上,然后捆上椅子

我:我的天啊hhh,一脸乖巧迷茫地约瑟夫:你监管我监管?告辞,滚。

她:卡尔演绎积分:强悍+3000,狡诈+3000。约瑟夫演绎积分:勇敢+3000,友善+3000,冷静+3000,执着+3000

我:hhh天这么可怕的吗,这个队友怕是个假的,约瑟夫才是真队友吧

她:约瑟夫身形比其他监管娇小,会不会被求生嘲讽?

我:全打晕放血,然后全拎到照相机前,满脸无辜的约瑟夫:合照来一张嘛,来,茄子。啊,你们太矮了照不到,我蹲下来点,对了,刚才谁说我矮来着?

她:我们这是什么沙雕对话啊哈哈哈

我:我忍不住了笑死我了

【叶蓝】叶修说他什么都不知道

深度ooc
神智不清的产物
这是六月 @淡笺素语 小可爱点梗的叶蓝师徒年下(伪×
(反正我看不出是师徒年下
我写文好迷啊是不是要被开除粉籍了
这是六月的点梗然而我八月才写完我是废了没错
有一丢丢黄喻,就不打tag了
小可爱别嫌弃啊QAQ
——————————————————————————

缘起

许博远捡到叶修的时候,恰是他十七岁的生辰那天。
那时他已经是蓝溪阁长老之一,路过江南临安时被告知出现渡劫云,而后知晓渡劫之人被围杀。
赶到时只看见血流成河,渡劫云还没散去,方圆十里地上全是尸体,一个小小的幼童浑身是血缩在死人堆里,眸色空洞地抱着一把做工精致的伞,却不撑开,任雨水顺着发丝流下,又被他身上的鲜血染成红色。
他走到幼童面前,撑着湖蓝色的伞伸出手,用同样是湖蓝颜色的眸子注视着幼童,微笑着问。
“你叫什么?愿意跟我走吗?这里发生了什么?”
幼童似乎忍不住抽泣了一下,却伸出手握住他的手,用沙哑着声音压抑情绪镇定道,“我叫叶修,带我走。”
叶修似乎情绪很低落,抱着的那把伞不肯撑开,许博远也不忍心让他一路淋回去,倾了自己的伞给他遮雨,只是自己也被淋了半边身子。
雨滴打在伞上的声音清晰可辨,叶修忽而开口。
“他们觊觎沐秋的作品……所以要抢。”
“但是沐秋太强了,所以他们趁沐秋渡劫……”
他又沉默下去,许博远没有出声询问,耐心地等叶修平复心情。
“我是被沐秋收留的,沐秋的作品有三件,一件是吞日,是他最新的作品,是他准备送给他妹妹的生日礼物。
另一件就是我手上的伞,它叫千机,这是他原本准备自己使用的武器。
还有一件已经被抢走了,是……”
他似乎察觉到自己的失言,抿着嘴不再说话。

时光

回到蓝溪阁后,执剑长老黄少天听说他带回来一个叫叶修的孩子,拖着掌门喻文州一定要来看看。
“叶修?怎么跟叶秋的名字那么像?还是苏沐秋收留的?这该不会是叶秋和苏沐秋的私生……”
然后执剑长老被微笑到嘴角有些抽搐的掌门捂住了嘴。
“少天我们该回去了。”
“对了小许,你准备给他什么身份?”
叶修拉了拉许博远的衣袖,一声“师尊”脱口而出,而后又缩回许博远身后。
喻文州无奈一笑。
转眼十年,如同一晃眼,叶修也从幼童长成比许博远略高的懒散少年。
这些年“师尊”倒很少叫,叫的最多的还是没大没小的“小许”,武技也是自创一流派。
那也没办法,喻文州说过,叶修不属于蓝溪阁,过去不属于,现在不属于,未来也不会。
留下他是因为这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故人之子,具体是哪位故人,二人也没细说。
叶修十年间已经无数次吐槽过黄少天,但有喻文州不着痕迹地护着,而许博远又视那个话痨为目标,他也讨不了好。
倒是许博远崇拜的对象让他沉默,最后忍不住出声问道,似乎有些赌气。
“他有什么好的,你们还不是至今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许博远瞥了他一眼,叹口气。
“你不懂,他是修真界传奇,二十年前十七岁的他就是渡劫期了,一把战矛却邪可破天,听说十年前和他挚友被人偷袭,后来就没了他的音讯。”
叶修看着他,眸色平静。
怎能不懂,那年他失去了唯一的挚友,失去了陪着他十年的却邪,失去了天真无邪的沐橙。
渡劫前沐橙还是个不谙人事的少女,心无旁骛地修炼,但沐秋的死让她彻底看清了人心,有如脱胎换骨,依旧眉眼弯弯,没有一丝要哭的痕迹,只是当年追杀过他们二人的门派全部被屠门血洗。
这十年间消失一些人,不是容易的很吗?
“叶修,你不懂。”
许博远像在强调什么,喃喃自语。

知晓

“呦,小许,文州有事叫我告诉你呢。”
许博远抬头,看见枝叶茂盛的苍天大树上,叶修倚坐在枝干上,星星点点的碎光落在他身上,晕出有些耀眼的少年。
许博远看到这样的他似乎怔了,随后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踉跄着退后两步,眸中满是惊慌。
叶修被他的模样惊了一下,翻身跳下树,一把拉过他。
“小许?!”
许博远也不应他,后退两步,视线失去聚焦,他看着叶修,又像透过叶修看见了谁。
“师尊!”
许博远回过神,眸光黯淡。
“我没事,掌门要你告诉我什么?”
叶修怀疑地打量他,确认他情绪平静后收回视线,继续吊儿郎当。
“他叫你去一趟临安。”
“临安?”
“那里发生了灭门惨案,话痨最近被他押着专心修炼,所以叫你去调查一下。”
调查灭门惨案?叶修无奈,说是调查不如说是去替苏沐橙解决后患,灭门肯定得到某些故人的默许和支持,比如蓝溪阁。
“叶秋,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是你应该知道,小许是很聪明的。”
在去临安前,喻文州叫住叶修。
“我知道,我会小心不让他看出来的。”
黄少天撇了撇嘴,张嘴想说些什么,却被喻文州看了一眼,莫名心虚,索性闭紧了嘴。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接近他,你明明可以在他带你回蓝溪阁后离开他的。”
“因为一见钟情?”
叶修挑眉,喻文州深深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挫败。
“前辈,你想清楚了,你是真的喜欢他吗?”
你是真的喜欢他吗?
还是当初图一时痛快,而后在十年间习惯了他的存在?
临安一行带回了一个乖巧少女苏沐橙,而后叶修拎着苏沐橙去向喻文州辞行。
“小许知道吗?”
喻文州下笔的动作顿了顿,过多的墨水顿时污了笔下的画,一旁的黄少天不满地怒视叶修。
“他不知道,我等下跟他说。”
“叶修你向我们辞行干什么?!以前也没见你怎么尊敬我们蓝溪阁掌门和执剑长老!”
喻文州眼皮跳了跳,扯了扯黄少天的袖子。
“你不准备告诉他你是谁么?”
“不了,他最好不要知道我是谁,如果再一次渡劫失败……”
十年前渡劫的人其实不止苏沐秋,还有叶秋。
只是那时他们二人被围剿,渡劫失败,苏沐秋一人抗下两个人的天谴,叶修只被轻度反噬成幼童,苏沐秋却是在天谴下尸骨无存。
这一次如果渡劫失败,作为漏洞瞒了天道十年的他肯定下场会比苏沐秋更凄惨。

缘灭

“我要走了。”
在蓝溪阁前山,那是叶修最后一次碰到许博远。
“不能留下么……叶秋?”
许博远像被抽干了所有力气,脸色惨白,无力地动了动冰冷的指尖,挤出一个似乎要哭出来的笑,和当年伸手将叶修从死人堆里拉出来时的微笑重合。
“你一直都知道我是谁?”
叶修眸色微惊,下意识握紧千机,却依旧调侃道。
“那你为何那时还带我走?”
许博远似乎低低地笑了,又像没有。
“叶修,你不懂……”
叶修不再言语,收回目光,转身一步一步向蓝溪阁山门走去,苏沐橙很乖地跟着他离开,最后忽然回头。
她看见许博远像是放弃了一样,垂着双手微低着头垂着眸子,风吹起发丝,轻轻摩挲他的脸颊。
衣袖翻飞间,他听到叶修的脚步声越行越远,轻轻出声,话语被风一吹而散。

终局

扎着高马尾的女童睁开湖蓝色的双眸,睫羽有如蝶翼,一颤一颤。
“他说了什么?”
苏沐橙笑了,只是揉了揉女童的头,道。
“我没听到,去玩吧。”
女童湖蓝色的眸中充满疑惑,暮光照入她的眼眸,将她的眸子晕上一层金色,氤氲开过往。
女童摩挲衣角,而后一笑倾城,弯起的眉眼像极了当年的苏沐橙,明眸皓齿,娇俏动人。
“叶修,你不懂。”
一旁的叶修听着女童一板一眼地学着他的话,嗓音稚嫩,却腔调熟悉,不禁恍惚。
“是啊,我不懂。”







——“叶修,你不懂……如果我再早出生十年,这尘世中,我才配与你相配啊……”
——“叶秋。”





【黑遍全联盟】这个联盟迟早要完(四)

ooc预警
第五人格预警
别信我写的双监管模式啊!!!我写这个的时候正式服还没有双监管呢!!!
标题和正文没有关系系列
所以有人玩第五人格吗
————————————————————
cp存在感薄弱,只打明显cp的tag
伪全国家队向
结尾一句话江周

你们玩荣耀的人是不是玩第五人格都很迷

文统+简介

近况

w最近主吃龙族,而且肝第五肝的很厉害,产出可能会由全职变成龙族/第五人格
只是可能w……
————————————————————————————

简介

第五ID暮绫兮,有没有人陪我玩啊

关于喜好

不接受逆cp

细节控,文风混乱+单一

不擅长现实向,战斗场面描写无能

一般沙雕文都是无脑甜,文笔不好,所以我觉得没有可以扎嘴的刀子

有点强迫症,修文狂魔,日常犯蠢,坐标搞事

bug不断,用词不当+拗口,ooc严重(捂脸

抄袭是不可能的,这辈子最讨厌抄袭了(严肃

生活废,语句混乱,前言不搭后语

超级玻璃心,一被说就害怕

所以指出不妥的时候对我口气好点好不好啦

手残+手癌,所以有人带我玩第五吗

主吃盗全魔哑龙+凹凸+第五+黑塔利亚+英雄学院
—————————————————————————

w统计一下自己的脑洞
—————————————————————————

龙族

梦里什么都有:【泽非】幻境



全职高手

微博互绿:我爱的那个人他爱的永远不是我(楚苏,双花,修伞,方王,黄喻,韩张,肖戴,江周)

职业选手群聊:这个联盟迟早要完(一)(二)(三)(四)

可能是最惨的HE:(论坛体)【周翔】一梦浮生(楚苏)

气到爆炸:【王喻】浮萍相逢(黄乐)

假·黑童话:尸骨未寒(楚苏,黄乐,王喻,周翔,修伞)

阳台吹风:【修伞】过去(楚苏)

感到窒息:【江周】没于汪洋

冥府之行:【叶喻】青灯行

对,没错:【叶黄】听说你大蓝雨的副队被兴欣大心脏套路走了?

他什么都知道:【叶蓝】叶修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微黄喻)

【周翔】一梦浮生

论坛体预警(不知道算不算
ooc预警
写的很迷很尬
字数6000+
bug不断
垃圾LOFTER
我清水写手第一次翻车,这是清水啊啊啊
气死算了
——————————————————————

垃圾LOFTER,气死算了

为一个链接折腾了一下午

真的跪了跪了

【唐亚】海水

唐晓翼忽而记起一种无法形容的温柔。

带着清风从鼻尖掠过。

让人恨不得至此沉溺,不得救赎。

那是无法用文字诉说的,被平静掩盖的冷酷。

他曾从那个人的眼里见过那片蔚蓝色的温柔,细碎而温暖。

那时他捧着熟睡的心上人苍白的脸,描绘那如同水一样既温柔又残酷的眉眼,忽而那人长长的眼睫扫过他的指尖,令他一眼望进那人带着笑的双眸。

然后无法自恃,恶劣地笑着轻戳那人的脸颊,感受指尖触及那人白皙肌肤。

之后呢……?

啊……不记得了。

他懒懒地想,洒在周身的光有些晃眼,波光粼粼。

他的心上人怎会温温柔柔,否则那响亮的大西洋船王的名号是如何来的。

那人有不愿他看见的阴暗面,狠戾非常,他能想像得出那人带着温雅的笑持着染血的刃一步一步走在刀尖,站在风尖浪口撕去伪装,似笑非笑地轻巧一瞥,瘦削的身影只身走在风雨飘摇的黑暗中,不容许露出一点破绽。

而后用手中的刃冷冷斩开黎明前电闪雷鸣的黑夜,轻笑着忍住不想被察觉的苦楚,留给他们最温柔的一面。

这么想想还真是会心疼到窒息呢。

他自暴自弃般想。

他还记得有一次与那人和多多他们见面,那人的身上传来隐约的血腥味。

他相信查理早已知晓却没有揭露,看着那人低着头垂着眸教人看不清他的面无表情,用仿佛带着笑的声音与他们交谈。

他忽然冷笑一声。

明明手上冤魂无数,偏要装作君子温润。

他皱了皱眉,慢慢将飘散的思绪聚拢,鼻腔疼得厉害,似乎氧气已所剩无几般。

还有眸子,很酸涩很难受。

周身的光太耀眼,折射着他不多年华里的记忆。

温暖的光打在藏银刀的刀身上,恍惚着他的双眼。

他似乎在刀身上看到了一个人。

那人嘴角勾起的凉薄弧度,眼中盈着的薄情笑意,指尖微凉的温度,发梢还未弥散的清香,长笛声的悠扬婉转,站在甲板上的出神模样,迎面的海风和夕阳将那人的眸子印成如血般的红,他记的一清二楚。

他唯一不记得的,只是那人的名字。

他看见血色与黑暗交织,渐渐被黑暗掌控。

晚风微醺,夕阳渐沉,故人不归。

————【FIN】————

【后记】
不知道为什么,写唐亚文喜欢写后记。
这是第二次尝试写唐亚,我的第一篇唐亚文写时还很幼稚,语句生硬让人尴尬,人物ooc破大气层,有许多的毛病。
虽然这篇也是差不多,但我比之前一篇更满意一些。
因为对于亚瑟这个角色的见解可能更深一些(不排除我理解过度。
但依旧没写出我要的感觉,依旧看着很尴尬,对于人物的ooc依旧是破大气层。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有些句子或词是两重意思,比较明显的应该是倒数第二句。
以及唐晓翼现在所在何处可以结合一下反复出现的光和题目。
这么说你们大概能看出来他并不是闲来无事随便回忆了。
看不出来也没办法,毕竟我笔力不足。
就这样吧。

【黑遍全联盟】这个联盟迟早要完(三)

ooc预警
标题和正文没有关系系列
————————————————————————
cp存在感很微弱,只打明显cp的tag
结尾有叶蓝

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在秀恩爱

【泽非】【明妃生贺】幻境

ooc预警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鬼都不知道×
鬼知道我想表达什么系列
文笔惨不忍睹将就一下
明妃生日快乐(我想睡你×/怕是不要命了
——————————————————————————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1
晨昏在交替。
铁灰色的天空从空气中摄取足够令人失去理智的气味。
这里的一切都早已死去,又从死的国度重生。
空气中弥散着尖厉到刺痛耳膜的笑声和模糊不清的恶毒话语,还有呼啸而来足以割伤皮肤的风在尖叫。
一切都是仿若掉了色的灰,连空气似乎都被染成灰色,带着微量的麻醉气息,让人意识渐渐混沌。
而风在尖叫,一直未停。

2
路明非的眸子看向远方,微微眯眼,辨认那个竖着巨大黑色十字架的祭坛。
尼伯龙根的风迎面给了走神的他一个吻面礼,他瞬间回神,“嗷”地叫出声。
他抬手摸了摸脸,鲜艳的红色沾在他的指尖。
路明非扯了扯嘴角,“我唾弃这个鬼地方……”
他站在原地,用长袖在脸上胡乱擦抹,表情突然凝固。
“……我来尼伯龙根干什么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
“我为什么要来这里?”
路明非懵逼三连。
“……路鸣泽你出来。”
他瞬间想到了那个随叫随到的小魔鬼。
“呀,哥哥你是在怀疑我吗。”
路鸣泽的身影出现在路明非面前,表情看上去有些难过。
“……你敢不要装的这么伤心吗?”
“好的啊哥哥。”
路鸣泽瞬间收起假装难过的表情,笑吟吟地看着他。

3
周围出现被路明非的鲜血吸引而来的大批大批的死侍。
路鸣泽眯着眼对他天真无邪般一笑,耸肩摊手。
“呀,哥哥,要我出手吗,只要之前没有交易成功的四分之一生命哦。”
“我怎么会忍心让你受到伤害呢。”
路明非也不是刚入卡塞尔那会儿的怂狗,虽然手上什么也没有又面对群殴,心里依旧疯狂吐槽“要死了要死了”,面上还端着一副无所谓的架子嘴硬。
“我可谢谢你啊,要是你能给我把枪告诉我这是客户回馈我会感激涕零的。”
路鸣泽笑眯眯地叹息,“哥哥,枪我当然没有,但我有七宗罪啊。”
带着微量麻醉的空气被大量吸入鼻腔,路明非的神智渐渐混乱迷茫。

4
远处是响彻天地的龙吟。
那巨大的身影飞在祭坛之上的半空,被血色残阳映的模糊不清,似乎愠怒路鸣泽的话语。
四周是扭曲的血光,高高在上的君王用泛着龙威的巨大黄金瞳冷冷注视他们,倒映出路鸣泽近乎愉悦的笑。
路鸣泽轻声为路明非解释。
“这是幻境与梦之王制造的尼伯龙根,他的实力在已知的八大君王之上,几乎可以和黑王并肩。”
“我们现在在他制造的幻境中,但并不影响现实世界。”
路鸣泽顿了顿。
“他是唯一一个不是双生子的君王,因为他的孪生兄弟和他是一体双魂。”
“就是差不多像人格分裂?”
路明非咧咧嘴,感觉牙疼。
怎么越听越像他和路鸣泽。
但又不完全像。
路鸣泽看着那君王,淡淡道。
“不。他很暴戾,在出生没多久就吞噬了他的孪生兄弟,甚至于白王先反叛黑王。”
“他能大范围操控梦境或营造幻境来杀戮。”
“最后他与黑王两败俱伤,龙族死伤惨重,而他被打碎一身骨骼,身躯被黑王扔进爆发的火山中,那座火山又被倒灌进冰海的冰水,精神彻底被摧毁。
因为他出现的时间太过短暂,且仅活跃于龙族文明最开始的那几十年,所以他的记录连寥寥数语都没有。”
路鸣泽的语气轻快,眉眼带着温柔地笑,像只是在解释为什么今天的下午茶没有了一样。
“没事哥哥,这只是幻影。”
路明非:……我知道!可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我会被弄进来?!
死侍在他们说话间逼近,甚至伸出手就可以轻易划伤他们。
风在呻吟,带来堪称恶毒的话语。
「……只有……一个人……能离开……」
「……谁……都不许……走……」
路鸣泽冷下脸,眉宇带着戾气,七宗罪高速掠出,大片的血肉飞溅,七柄刀具划出的每一道伤口都深可见骨,看得路明非心惊。
“我最讨厌……有人在我和哥哥说话的时候打扰了。”
路鸣泽的语气轻而缓,那双黄金瞳冷冷地扫了一眼半空中君王的投影,微微眯了眯。
“你也一样。”
空气似乎是致命的致幻剂,路明非的眼前慢慢出现重影。
路明非看见路鸣泽轻巧地落在那幻影前祭坛上,有锁链缠住了那个小魔鬼,但他却不在意,每一翻手就随意握住七宗罪其中一柄,狠狠插在那幻影身上,铁链随着他的动作一阵作响。
而另一只白皙的手仿佛力气极大,按住了那幻影,任那幻影如何挣扎哀嚎都没能挣开。
小魔鬼哼着断断续续的歌谣,对幻影露出一个浅浅的笑,依稀能看到酒窝,而那双黄金瞳中没有一丝笑意。
他微微低下头,孩子般置气,指尖又慢慢触过那七柄刀具,然后狠狠地一一拔出丢在路明非面前。
“哥哥只有我能动呐,你算什么。”
“是吧哥哥?”
幻影不再动弹,彻底倒下,那孩子抬头,对路明非展颜一笑,眉眼清秀,眼里的笑意几乎溢出,言语温柔。
令他混沌的精神一震,毛骨悚然。
“好了哥哥,现在我们讨论一下谁能出去的话题,如何?”

5
路明非浑浑噩噩地操控着路鸣泽给他的七宗罪,使它们悬浮在半空。
路鸣泽站在这尼伯龙根的中心,祭坛的黑色十字架前,像站在用血与白骨铸就的王座前君临天下,带着睥睨众生的轻蔑,张开被黑色铁链缚住的双臂,面对出鞘的七宗罪的审判。
路鸣泽似乎在低声自语。
“王与王的对决,必须刀刀见血啊哥哥。”
路明非听到那孩子突然笑了起来,他的神情似乎有些狰狞,带着彻骨疯狂。
“来啊哥哥!杀了我啊!”
“杀了我就能离开了!你又能回到那个有暗恋的女孩和失忆师兄的世界了!嗨,哥哥!为什么还不动手!”
那孩子的声音顿了一下,接着又哭又笑,状若癫狂,一遍遍地喊他。
“哥哥!”
“哥哥?”
“哥哥……”
他听到那孩子似有些惊惶的喊声渐渐小了,仿佛极为虚弱,最后那一声声的呼唤成为呢喃,消散在风中。
“哥哥……”
路明非的思绪昏昏沉沉,忽而他双手捂着眼崩溃尖叫,像失去了水的鱼般大口喘息,鲜血从指缝间落下,七宗罪从半空坠落在地,唯有一柄不受控制划出,穿透了那孩子的胸口,将那孩子死死钉在高高的十字架上。
“别……”
他几乎是恐惧地摇头退后几步,干涩的喉咙下意识地发出哀求。
沉睡的怪物短暂地睁开了那双冷酷的黄金瞳,却抑制不住鲜红的泪水无措地滑落。
尼伯龙根的空气早已死去,重生时带着的微量麻醉让人渐渐思绪混乱,像致命的致幻剂。
又让怪物零碎地想起被空气麻醉封印的记忆,一闪即逝。
魔鬼的鲜血染红了祭坛。
十字架上的人有多么熟悉的眉眼啊,那么落寞,那么难过。
像曾经融入过骨髓,渗透过血液,以此来达到让自己永世不忘的目的。
那是……
他迷茫地望着那个孩子,看着血染红了那孩子的黑色礼服,从名为“傲慢”的汉八方顺着十字架和黑色铁链流下,忽然睁大了双眸惊醒,满怀难以置信。
那是……他的弟弟啊。
路明非手脚冰凉,停住慌乱后退的脚步,跌跌撞撞地快步向前走,伸出手凄惶地企图握住那个孩子纤细的手腕。
他不知被何物绊倒在地,扬起的尘土迷住他的黄金瞳,他狼狈地望向眼里带着心疼,正轻声嘶吼不许他靠近的魔鬼。
他颤着嗓音大喊,全然不顾自己的嗓子是否疼痛。
“不要死!”
“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
他睚眦欲裂,喊声渐渐消失在不住的哽咽中。
路鸣泽的嘴角微微上翘,宠溺般无奈地叹息一声,语气虚弱。
“哥哥,你知道这个对我不起作用的。”
“哥哥你可以走啦,没有我后一定要自己小心啊。”
“那么哥哥,再见啦。”
那是路明非最后一次听见那个看上去不大,却会永远站在他这一边的孩子的声音。
那声音渐渐弱了下去,路鸣泽背对着血色夕阳被黑色铁链缚在高高的十字架上,很平静很平静,嘴角勾着小小的弧度注视着路明非,黄金瞳涣散。
那铺天盖地的红色刺激着路明非的眸子,疼得他眼底最后的光在恍恍惚惚中熄灭。

6
他骤然张开眼睛,黄金瞳慢慢暗淡下去,被原本瞳色掩盖。
路明非慢慢用颤抖着指尖划过脸,清晰地感觉到之前在尼伯龙根划出的伤痕还未彻底愈合。
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怔愣一瞬,想要轻声呼唤那个孩子的名。
路鸣泽。
路鸣泽。路鸣泽。
路鸣泽路鸣泽路鸣泽路鸣泽路鸣泽……
“小魔鬼……”
没有人回应。
他迟钝地感觉到冰凉的泪水滑下,胡乱地抬手去抹。
卡塞尔的钟敲响第十二下,楚子航垂着眸安安静静蜷缩在一角,诺诺似乎累极,正做着一场只有她一人知晓的梦,没有被路明非的动静惊醒。
路明非怔怔地抱着双膝,突然想起路鸣泽也曾癫狂地问他为何不愿拥抱会为了他背叛世界的自己。
带着说不出的绝望和愤怒。
——「真正爱你的人,只有魔鬼。只有我这个魔鬼啊!嗨!哥哥,为什么不拥抱我呢?为什么不拥抱这个世界上唯一需要你的人?」
为什么……呢?
为什么不。

7
他闷闷地笑出声,任凭眼泪大滴大滴流过下巴,流过一派灰寂的灵魂,让冰冷的根在骨髓中蔓延扎根,开出绝望垂死又娇艳无比的花。
他修长的手指按在眉心未动,忽而无声失控,眼眶发红。
情绪不稳间,他隐约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被风带到他的耳边诉说,极尽缱绻。
“呐,哥哥……”
“你是在想我了吗……”
“我也想你呢……”
“尼伯龙根好冷啊。”
十字架上的孩子浑身鲜血,张开双臂的姿势似要在这黑暗的乱世拥抱谁。
他已死去多时,而他仍在逃亡。

五十粉点梗

抱歉占tag啦

我,学渣,立一个,flag
要是,期末分数,达到目标,就开黑车,无证驾驶的,那种(车技……特别差……
要是,期末分数,没有,达到目标,差几分,我,就写,几篇文
渣文笔,预警……

没达到目标就加上五十粉点梗一起来吧………我能写的就写……(没人点就超级尴尬

成绩一出就开始着手写文……
还完自己作的死之后就继续去和媳妇打赌……

就这样……

——————————————————————————————
成绩下来了……
膝盖被立的flag戳得跪下……
……这个……以我的速度一年都不一定写得完……
【死了算了.JPG】
好的开始还自己作的死了……

【叶黄】听说你大蓝雨的副队被兴欣大心脏套路走了?

答应我媳妇的叶黄 @初咫 (虽然我不吃这一对)
完全没有玻璃渣和刀(怕被媳妇打)
再次强调我是上面的(傲娇)
ooc预警
鬼知道我想表达什么系列
私设汇荒回廊是一个新出的情侣副本
特别水(×
黄少是妖刀剑圣所以他应该也很霸气才对(结尾让他帅一把
有没有人给我留个评论啊(特别不要脸
—————————————————————————
——听说了吗,蓝雨副队是个傻白甜。
——啊,我也觉得,特好骗。

荣耀迎来了夏休期的同时,联盟也迎来了职业选手的作妖期,让无数荣耀粉怀疑自己粉了一群什么玩意儿,一时冲动而怒取关的人不在少数。
夏休期正式开始的第三天,叶修的一条转发微博就登上了热搜。

兴欣_叶修v:对,没错。/高举恺楚大旗,恺楚党绝不认输:听说蓝雨副队是个可以媲美我失忆面瘫的傻白甜?

彼时黄少天还窝在床上眯着眼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看时间,发型凌乱打了个小小的呵欠,慢吞吞地从被窝里爬出,在看到微博后瞬间精神,咬牙切齿。

蓝雨_黄少天v:是谁给你天哥乱传的?!另外叶修你不要以为夏休期我就不能锤爆你的狗头:)/兴欣_叶修v:对,没错。/高举恺楚大旗,恺楚党绝不认输:听说蓝雨副队是个可以媲美我失忆面瘫的傻白甜?

在评论区一片哈哈哈中,叶修微微一笑,拉走了蓝溪阁的野图boss。
蓝雨的话痨醒了,想必很快就会上线找他pk了。
叶修:计划通[比v]。
果不其然,剑圣大大炸了。

蓝雨_黄少天v:叶修你个混蛋又抢我蓝溪阁boss有本事上大号君莫笑!单挑!不去竞技场!我今天非得打爆你狗头把你的千机伞爆出来不可!!!

兴欣_叶修v:来吧剑圣大大,我在汇荒回廊等着【笑眯眯.jpg】PS:我开个直播av[听说你们没人找着单挑是吧],记得来围观/蓝雨_黄少天v:叶修你个混蛋有本事上大号君莫笑!单挑!不去竞技场!我今天非得打爆你狗头把你的千机伞爆出来不可!!!

>>>>>>>>>>>>>
av[听说你们没人找着单挑是吧]

「第一!」
「我的妈叶神这么嘲讽的吗」
「这是什么鬼标题」
「不是发生了什么???」
「+1」
「+2」
「+……加个鬼,我是科普君」
「2333333」
「科普君这么萌的吗」
「科普君:mmp」
科普君:「上面的不许冒充本君!听我科普!」
张佳乐:「OKOK听你科普今天叶修嘲讽黄少天被黄少天怼回去然后叶修抢蓝溪阁boss然后黄少天炸毛说今天非把千机伞爆出来然后叶修说就在汇荒回廊等着」
「楼上黄少语速的手速????」
「woc手速快的一批」
「科普君呢?」
科普君:「……他都科普完了我还在这干什么?!!【怒弃科普君此号拱手送人.jpg】」
「停停停!别!!!」
「那是乐乐啊我靠!」
「快快快!!!!」
「乐乐!!!在哪!!!我刚来!!!」
「抱起乐乐就是一口」
「楼上这么凶残?!!」
「嘤嘤嘤我想睡他」
「那我抱走黄少」
「可以,叶修给我就好」
「好的成交」
「合作愉快」
「等等???他们单挑为什么要在新出的情侣副本那里???萌新一问???」
「因为爱情~」
「同意+1」
「不同意!这门婚事我不同意!黄少我的!」
「黄少到了!!!弹屏安静!!!」
细节君:「实况转播细节」
「坐等」
「辛苦细节君啦」
「亲一口细节君」
细节君:「黄少到了,但叶神说不打。」
细节君:「叶神提出一起刷副本,然而黄少拒绝,要求先打再说。」
细节君:「这里注意,这个副本,是情侣副本【划重点】」
「我靠一口叶黄粮」
「做笔记干什么,愣着呀?!」
「我靠记小本本!」
「细节君画重点好评!」
「感觉回到学生时期???然而我心甘情愿」
「叶黄!」
「叶黄叶黄叶黄叶黄叶黄叶黄叶黄叶黄叶黄!」
「叶黄叶黄叶黄叶黄叶黄叶黄叶黄叶黄叶黄!」
「黄叶黄叶黄叶黄叶黄叶黄叶黄叶黄叶黄叶!」
「叶黄叶黄叶黄叶……上面混进来一个叛徒!!!!!」
细节君:「君莫笑凑在夜雨声烦身边……一把把夜雨声烦打趴下了」
细节君:「叶神:“打过了,可以刷副本了吗”」
细节君:「恕我直言,叶神下一次见面绝对会被黄少掐昏过去」
细节君:「嘲讽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我靠2333333细节君吐的一手好槽」
「我无比期待着火葬场2333333」
「+1」
「+2」
「+10086」
「噫我好像看见喻队上线了?!」
「大号吗?!!」
「是的」
「发生了什么?」

索克萨尔赶到时,黄少天正痛心疾首地骂叶修不要脸,看到他来打了声招呼,然后没来的及说的话就被叶修堵住了。
叶修看到他赶来,懒懒地道,“谢蓝溪阁帮忙了,回头报酬会及时送给蓝溪阁的。”
屏幕后的喻文州笑着说,“不用谢,合作愉快。”
黄少天顿了一下,一脸茫然。
黄少天:所以你们趁我睡觉达成了什么邪恶交易?

「看懂了吗?」
「表示智商不够」
细节君:「【不久前兴欣抢蓝溪阁boss视频.JPG】」
细节君:「没看出来蓝溪阁放水让兴欣抢boss了吗?」
「这么说……」
「感觉在看推理剧……」
「叶神为了让黄少找他也是下了血本emmmmm」
「这种套路依稀在哪见过……」
「就是那种我要吸引你而你的队友帮我卖了你的套路……」
「所以?」
细节君:「蓝溪阁故意让黄少去找的叶神。」
「妈的一口狗粮塞嘴里……」
「心痛」
「大早上虐什么狗?!」
「明撕暗秀」
「我的天土拨鼠尖叫」
「这种套路联盟心脏祖师爷随手就来给跪」
「黄少有点懵,黄少反应过来,夜雨声烦给了君莫笑一剑:-D」
「我就说黄少没那么傻而且很聪明叶神还不信」
「叶黄我磕爆!」
「太好吃了吧!」
张佳乐:「hhh黄话痨二话不说给了叶不羞一剑,干得漂亮!」
「?!」
「我乐乐上线了!」
「快逮住他!!!」
「他往哪边走了?!」
「汇荒回廊!!」
「今天怎么一个两个上线都往汇荒回廊?!欺负我们没对象?!」
「……乐乐过去干嘛?想被狗粮塞一嘴吗?」
「他又不怕」
「联盟众人:这个联盟本就gay里gay气,多吃几次狗粮后就没在怕的」
「心疼我乐」
「我乐:目瞪狗呆」
「我的天汇荒回廊已经去那么多人了?」
细节君:「张佳乐:“叶不羞你叫我过来时没说有这么多人!!!”」
「hhhhhhhhhh炸毛乐」
「乐乐干嘛来的?」

黄少天毫不犹豫地嘲笑张佳乐。
“呀张佳乐你来干嘛被一群人围着什么感受?”
张佳乐:……你好像也冲不出去???
张佳乐:“给你放烟花的你信吗黄话痨。”
黄少天:???【怕是有病.jpg】

「闺蜜组互怼可爱到窒息」
「百花式打法当烟花,这操作骚的一批」
「我的氧气瓶在哪」
「求血袋输血……」
「AB型血袋有没有……」
「有!撑住!」
「熊猫血血袋有没有……」
「没有,死了算了」
「抗议,差别对待!」
「那你倒是血别那么珍稀啊!」
细节君:「叶神:“不刷记录就只好把告白提前了。”」
细节君:「叶神:“剑圣大大,哥喜欢你,答应呗,这么多人做见证呢。”」
细节君:「……这几句不用我划重点吧?」

张佳乐:“黄少天你要答应就快点啊,不然待会俱乐部查水表。”
黄少天:“……”
黄少天: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怕我已经被队长和公会卖了还有什么好畏惧: )

「我他妈笑死在这里」
「喜欢的cp实锤!!!」
「我乐乐还真的放烟花了2333333」
「在一众抢黄少叶神乐乐的人中,我选择抱走喻队」
「楼上情敌拔刀!」
「叶黄!!!!!」
「入教吗朋友!!!超级甜的!!!」
叶修:「好了人拐到手了大家祝福完就撤了吧,我要关直播了,感谢大家为我们做个见证。PS:乐乐的烟花的确很好看,文州也的确是个好合作伙伴」
「笑死算了」
「对着屏幕傻笑半天」
「尖叫啊!!!刷屏刷起来啊!!!」
「啊啊啊啊啊啊——」
「下楼跑圈啊啊啊——」

>>>>>>>>>>>

蓝雨_黄少天v:介绍一下,最右的那个脸T是你天哥的男朋友。PS:参与那场抢boss的蓝溪阁成员,你们等着我回去算账。/兴欣_叶修v:把人拐到手可真不容易,介绍一下我男朋友@ 蓝雨_黄少天v

——我:听说蓝雨副队是个傻白甜。
——我媳妇:黄吹为他打call!黄少超可爱的!
——我:……不服我乐才是最可爱的!!!
——我媳妇:……我好像听到你对我大本命有意见?(撸袖子)
——我:等等!住手!我没有!

(每天都在和媳妇互绿
(不是×
(媳妇黄吹我乐吹延续着闺蜜组的塑料情
(我自认为我从不黑乐乐,他真的是太好了!
(悄咪咪在某个细节刷一波恺楚,恺楚党绝不认输
(恺楚论坛另找时间放